2013年06月20日

空洞的責任誰來填補


童年的時光裡一直沒有你的影子。只是記得在某天,你上了一輛小汽車,我站在那個竹籬編成的門前目送著你。那天起,不再有你的消息。只有在小小的電話閘子裡偶爾會響起你的聲音,然後看到奶奶在抹眼淚。那時的我不懂離別,只知道你在一個遠離我們的地方。你會叫我好好聽奶奶的話,於是,我學著去做家務。小小的手總握不住大大的蘿蔔去刮絲,矮矮的個子總是夠不著爐灶,可是我還是學會了。很高興得把這些告訴你,你總在那頭沈默了很久,然後說真乖。 那個夏天,如往常一樣,在大廳裡鋪上一張涼席,躺在奶奶身旁,聽著那些哄了一代又一代小孩子的故事。在奶奶手上那把搖得咿呀響的蒲扇送出的幾絲微風上睡去。只是到了下半夜,不知被什麼驚醒了。朦朧的睡眼,看到了一個像是你的身影,和爺爺奶奶低低談著東西。不知道為什麼竟不想醒來,就那樣看著你。你靠近了我,看著我,我仍然在裝睡,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一種暖暖的液體滴落在我臉上,剛想轉身告訴你,爸爸,我已經醒了。但是你偏生在那時候離去了,一夜,晃似夢,但那滴落的淚告訴我,那夜,你曾來看過我化妝課程

你終於回來了。那年我讀國中。你和印象中不一樣了,消瘦,蒼老。你給我的印象是嚴厲的。記得那時剛好數學又不及格了。那天你幾度把我從床上拉起來訓斥,心裡極怕極恨你。那夜在不安中睡了過去,只是隱約中感到身上的被子加濃了。隔天才知道,那夜又起風了。那被子是你的,那夜,你來看過我。(附︰因為那不及格的卷子因為你的訓斥因為你在卷子上泣血的評語,才有了今天的我,今天的成績。感謝你,我的父親。)

高考倒計一百天,以後的人生路不再有你。那黃土埋了你消瘦的身骨。還有太多沒有學會,留下太多責任我擔負不起。那天哭累了。沉沈入睡,夢裡,黑暗的空間裡,總有一處光亮,那夜,你是不是來看過我回收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