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6日

十級颱風游香港

想起一件趣事。

七月份從到香港轉機回家時,因各種原因需要在香港再呆上三天。這三天剛好就巧遇了香港非常難得碰上的十級颱風。

Claire Hsu傍晚他出外購物,我看著野狼藉的街道,搖頭拒絕了他的盛情,只是簡單的要求︰給我買一打內褲吧。因為在港只留三天,懶得翻箱倒柜把打得齊整的包裹都弄亂,所以“找不到”的衣服鞋子都一買了事,省的扒來扒去了。他說︰好。沒有再多一個字囉嗦。

本來是一件小事,他給我買衣服的次數多了,從裡到外,從大到小都買過,尺寸和樣式顏色都過得去,所以十分信任看似粗糙的大個子男人。不想這一次有點小曲折,讓人忍俊不禁。

因為天氣惡略,商店裡的人不多,他匆匆忙忙買了些孩子們喝的牛奶,所需的衣物,最後去給我挑內衣。為了節約時間,他問店裡女服務生︰請問女士內褲在哪個方向?女人們都吃了一驚,地毯清洗質疑不友好的眼光打量著金發藍眸的外國男子。

大個子男人渾然不覺,眼見時間已晚,掛念嬌妻乖兒,語氣間不由得有點兒迫切︰請問,女士內衣部在左還是在右?

服務人員們詫異了,大概還沒有見過如此“**裸”毫不掩飾,又心急的陌生人;或者實在想不通為何一個堂堂七尺男兒對女子褻衣褲膽敢如此明顯感興趣。所以“呃”了半天,竟然沒給答案。

大約眾人的眼光鄙夷成分太重,遲鈍的大個子男人腦間電光一閃,恍然大悟的解釋道︰嗯,是買給我愛人的。

講 到這裡,大個子男人費滋的問他老婆︰這不是明擺著嗎?

話說當時經過周折後可憐的身懷妻子重任的男人終於被領到女士內衣區域,他老練的開始尋找屬於嬌妻的碼段,稍微思慮了她可能喜歡的顏色,略加比較,手感了下質量和柔軟度,最後挑中了一打比較中意的。

整個挑選過程,四五個商場女性服務生工和兩三個購物女士,都在如魚得水的大個子男人身旁虎視眈眈冷眼旁觀,尤其是當她們看到大個子男人把包裝的按扣解開,食指和拇指探進去感覺材質的時候,幾個女人齊齊倒抽了口冷氣。聽到動靜,大個子男人才發現自己一直被“監視”著呢。他受寵若驚,不過臨危不亂的為眾女士解惑︰棉的。

在眼光複雜的眾女暈倒之前,他穩穩的刷卡付款,甚至從容的要求多加一個袋子,以便把挑中的內衣單獨裝好,免受外面風雨侵襲,然後離開。

當他繪聲繪色帶著兩份不解和三分笑虐講起事情首末時,他淘氣的妻子樂不可抑的笑倒在酒店雪白的kingsize大床上,Shipping Forwarder地毯上,四歲的大王子和一歲半的小王子人手一小瓶爸爸剛買回來的巧克力奶,吱吱作響喝得津津有味。

笑歸笑,不是不感慨地,我想,大個子男人不知道的是,如果是在大陸,他的遭遇可能會更慘些呢﹗男人為女人置衣,是中國男人不可逾越的自尊界限嗎?不想?不願?不敢?還是不會?也許都不是,沒想到而已,呵呵﹗



Posted by sugarful at 21:18│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