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3年09月25日

喚醒心情的咖啡香味

據說偌大的歐洲,在飲品消耗方面,惟獨英國是茶凌駕於咖啡之上,最直接的原因是適合咖啡生長的經緯度上,有其殖民地印尼群島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眾所周知,被我們稱為“西茶”的英國茶,在其本土是與“中國茶”相對的。不知曾從哪本小說上讀到這樣的一句描述︰“她是一個喝中國茶的女人。”語氣與氛圍相當微妙。

既然在那個不產茶的日不落帝國,咖啡尚不能躋身榜首,在我們這個茶的原生國,除了曾經並一直持續至今被“內中外洋”的咖啡充斥著的尷尬,在這個話題上已經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據某些專業人士介紹,雲南與海南出產的本土咖啡,質量其實相當優良。只是我們缺乏優良的咖啡師和品嘗者。

若說雲南咖啡質量優良,只能慨嘆壟斷者斷送了其美名。若說海南咖啡質量優良,則只能將其劃到“不是我的那杯咖啡”之列CCIBA

不論多少人都以興隆咖啡作例證,我都無法認同那是我喜歡的咖啡香味。每一次煮興隆咖啡,我總會嘗到一股不愉快的油膩味。確實是一股“油膩味”,而非那獨特的咖啡油香。

第一次煮興隆咖啡,在將近二十歲時。當聞到那股油膩味時,我感到深深的愧疚︰這么好的咖啡被我煮壞了﹗第二次煮興隆咖啡,大約是五年之後,其間我已經對咖啡上了癮,不知煮了多少令自己每天心醉神迷的咖啡,我自信這次絕對不會歷史重演。但是,當大家靜靜地等著我的咖啡時,守在火前的我再次聞到了那股“油膩味”。於是,我是唯一一個沒有碰咖啡的人。奇怪的是,並沒有任何人到那股味道。我只能說,這不是我的那杯咖啡。

在兩次“興隆咖啡事件”之間,我迷上了咖啡這種玩意。

我說過速溶咖啡與我是絕緣了的,因此要喝咖啡,只能選擇咖啡粉。

廣州雖大,咖啡粉的選擇卻極其有限。當然,我不是可以在這上面任意花費的人,因此我只能從大型超市的進口貨架上作出不難的抉擇。

凡事都應循序漸進,選擇咖啡也不應例外。面對一列同等重量,包裝大同小異的抽真空咖啡粉,我毫不猶豫地挑了最便宜的一包。

“那是沒有香氣的咖啡”,這句話現下才敢說出來,當時的話是︰“真香啊﹗”的確,這種有兩年保質期的壓縮咖啡粉是不可能有什麼令人迷醉的香氣的,但當鋁箔一打開,我還是情不自禁地發出了這樣的感嘆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非但不恐懼咖啡的味道,而且對於這種迥異於酒香的濃郁的味道,有著同樣的迷戀。猶如幾歲時開始莫名地愛上酒香,此時的我又突然陶醉了。閉上雙眼,深深地吸一口飄浮在空氣中的味道,如此乾燥,如此濃烈。

哦,那咖啡色的味道,同樣令人心旌搖蕩。  


Posted by sugarful at 18:13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