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3年08月27日

原本屬於十八歲的旅行

有人愛上旅行卻放不下一切事情。我喜歡一個人閉上眼睛,耳朵在尋聽其他聲音。本來站在高處應該是天下舍我取誰的感覺。站立在天橋中央,當我放眼望去,剛好紅燈亮起而一眨眼遍佈馬路的是停息的川流,車尾的紅燈烙在這喧鬧之上,讓我感覺呼吸受到阻撓。這碩大的地方可以爭取到無數的自由,但我領略了無窮的孤獨感,誰叫越陌生的地方越讓我心動?時間不斷終結一切,卻沒法讓人終結孤獨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速度,有時正如吸塵器把灰塵吸走的瞬間。我曾經問大頭姐須臾是什麼意思,這個畫面已速度的裝在我腦袋記憶的盒子裡。有些人挺幸運,在同一個客運站相遇相識。與人為伴,這個路途又將卸下多少孤獨?心病似乎是誇張的說法,即使和一些人同樣在孤獨的家園像露天的地下鐵一樣向前奔疾,可那段時間對我還是如此漫長。畢竟不是我們自己在把握的速度,讓人獨自等待這個孤獨的終結。然而剩下的時間卻不斷在掙扎和彷徨,原諒我這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消極想法。
有人看到我寫下的自由與彷徨,認為那是彷徨過後的自由,其實不以為然。不知道你看過我的自由與彷徨會看到什麼?不就是我正數落自己的時候又要求自己得好好欣賞自己嗎?既不能改變又無法適應的人就是對自己不夠信任的人,前怕野狼後又怕虎。車視窗眺望到的是璀璨的夜景,路經不同的風景便是若明若暗,愁思難寄。不變的行車速率拉開了客運站的距離,我離得越遠就離終點越近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我染上孤獨這嗜好,跟媽媽嘰嘰咕咕說了一堆後,再更正她的回答說︰你要祝我早日帶你當乞丐一起討吃成功。這玩笑其實當真的成份還是相對高的,我渴望自由。聽爸爸說哥哥又將給我帶回一部車,當時就興奮了。我要一個人騎著這部車經過千萬路程,路線都已經準備好,就等著自由的象徵來臨。
曾經一直不把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放在心上,於是一天一天的拖下去開始不再被提起,直到有一天記起的時候才發現我們似乎錯過了那個年紀。我又跟家人吹牛,畢業後的第一個目標是一輛小車。然後走遍所有能到達的地方。有一天,我鼓足勇氣一個人搭車穿越百裡路見一個想念的人。相見的喜悅似乎沒人知道獨自在路上的孤獨,但怎么覺得都是值的CCIBA
現下對於過去而言是未來。這個年紀,我信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在未來一一揭曉吧。
成年第一天了,我十八歲的天空那麼大,才剛剛開啟呢。正如世民兄所言我們的時代到了。我不但要追求溫柔的內心還要追求柔美的體形。  


Posted by sugarful at 18:09Comments(0)